久在樊笼里 , 复得返自然。

obscure-bg

窗外的雨,落落又停停,

此刻,

一壶温水,一本书,一室如舟。

想想回海口工作也一年多了,

没有像在北京那样早晚不分,

工作之余,慢慢的学会了生活,

习得 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的活法。

现在太多人容易为了生存而失去了对生活的追求,

在身体上,我们需要“安眠”,

在精神上,我们需要“不眠”,

真是矛盾!

从下午到晚间,喝了三种温和又凌厉的老茶,

已经感觉它们在冲突中,化为一股力气裹挟了神经;

梦回到大山深处,

tea-bg

恍惚以为自己就是山上的一块石头或者溪边的一棵树,

山涧中,菖蒲冒出出新鲜的、纤细的、嫩绿的小脑袋,

穿越竹林而至的明朗流光,大概就是春光吧;

见到游人,也想不出什么客套辞令,

只是痴痴傻傻重复一句话:“你到山里头去过吗?”

“ 如果你不能去,真是可惜的。”

night-bg

年轻时最喜欢夜晚搭火车,看每个路过的村庄的微弱灯火。”

黑暗也暗示着平静接受的心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