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对我来说,是重要的一年。

annual-2016

工作方面

  • 回家乡了,没留在北京。
  • 经常废寝忘食,肠炎了,输了好几天液才好起来(追求自我提升的同时,健康最重要啊)。
  • 之后就职于大数据公司,公司待遇不错,福利很好。
  • 团队协同工作,分工明细,气氛融洽,像一个大家庭。
  • 目前公司产品的 UI 和前端由我负责。
  • 我的个人博客,每周会有更新。(最近工作有点忙,好多写好的文章都没有及时的推送到博客上)。
参与并开发出了数据可视化分析工具,目前能跑亿级数据(秒级)。
人要是有一份好的工作是很庆幸的事情,恰好这份工作又是你的兴趣爱好,那这个人是最幸福的。

生活方面

最近迷上了京剧、特别是梅派,梅兰芳的嗓音脆、亮、甜、润、宽圆俱备,而最难得的是又甜又亮。

甜而不宽,这只是一般好嗓子,梅的嗓音之宽,恰到好处。

梅兰芳精通音律,五声尖团用而不混。他的唱法,在成名之后,可以说既无腔不新,又无腔不似旧(传统)。

其中打破藩篱的是“南椰子”唱腔,这是前人没有的,至于在“南梆子”中加“哭头”(《春秋配》),“南梆子”转快流水以及反四平调(如《太真外传》的“盘舞”、“出浴”等),更是梅派所创的新扳腔了。

梅的唱法的革新之处,就在于揉化无痕,又都是结合人物的思想感情,给予不同的处理。

例如,同样是一句“哎呀儿的娘啊”,《春秋配》里的姜秋莲使高腔如绛去在霄,《御碑亭》里的孟月华则唱低腔似落花委地、摇曳纡折,盘而后出。

一个是少女,一个是少妇,同样是一句“哎呀儿的娘啊”,由于身份不同、情况不同,唱法也就不同。

至于在《生死恨》、《凤还巢》、《洛神》等很多梅派剧目中,梅兰芳所创造的优美动听的二黄和西皮的慢板、原板、二六、快板及二黄的唱腔,都给旦行声腔领域以很大的丰富和发展,并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。

望男旦后继有人!!!

仅此缅怀梅葆玖先生

展望 2017

  • 明年该整理整理,保持饥饿和工作热情,多写些深度的技术帖子。
  • 多出 WEEX (听说最近很火)和 React Native 方面的文章。

2017 加油!!!